菜单

几个问题,信号两端的世界并没什么不同

2019年5月5日 - 足球漫画
几个问题,信号两端的世界并没什么不同

很久没看过这么带感的剧了。于是我连续看了2遍,通关了游戏,一口气又看了ova,广播剧以及ps4版的游戏新作的视频。
除了飙泪的感情戏外,里面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比如死宅们的前7个未来装置(各种动漫游戏电影梗)
再比如里面物理学理论以及黑科技脑洞:
时间旅行装置、记忆提取移植、利用黑洞进行数据压缩(还能够自解压)等

    前几天偶然看到当年漏掉的一个OVA,也就是第25话,然后这几天重温了全篇24话tv。感觉当年各种思绪涌入心头,包括对剧情的一知半解,对主角们之情的亲情
友情 爱情等感情的感慨等等。。
     
    这则我刚看的OVA真是甜啊 ʅ(‾◡◝) ,冈伦经历一切终于在steins
gate线和红莉栖互相袒露心迹,为了等到这个结局,仿佛冈伦在α和β两条世界线遇到的种种不堪遭遇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得到了回报~
凡此种种,这些经历和遭遇,对比这句话,仔细想想多像是冈伦的自白啊:“我多想跨过千山万水,给你一个拥抱。”
最后甜甜的一吻,这波不亏~(ง •̀_•́)ง
    
    对于剧情,当年看的时候也是一知半解。看完翻翻贴吧啊论坛啊什么的,大家的解析大抵也都是各种七嘴八舌,反正都是一家之言而已,言之有理即可。不过这次看完感觉自己有新的理解,在剧情上的逻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看到有些人说剧情有地方BUG,时空穿越时间旅行什么的题材本身就存在很多悖论,很正常啊,不必深究。╮(╯_╰)╭

微信排版好一点,第一篇链接在此
第二篇,时间旅行中的蝴蝶效应和命定悖论,链接在此

不过还是有几个地方不是很理解,像是本作的核心理论——世界线以及世界线收束理论的收束条件是什么,有哪些事件是一定被收束的。
本剧的设定是α线必定发生的事件是真有理的死亡。
但是同样是α线,存在菲利斯父亲死亡和不死亡两种情形。是什么决定了这两人的差异。
按照剧中的说法,只有在重大历史事件的节点上才会产生巨大切换。也就是对应了剧中反乌托邦、第三次世界大战和GS线。但是真有理的死亡和sern并不存在决定性的因果关系,没理由一定非要真有理死亡。另外如果按照物理角度讲,所谓收束应该是指物理状态保持一致。显然每次收束后的真有理所处的空间位置并不相同。当然为了剧情服务,这点到不是什么关键问题

     
     开始说说剧情。

韩剧经历一波低潮后在新时代不断进行题材上的各种推陈出新,就我看过的,借尸还魂有《49日》,灵魂互换有《秘密花园》,多重人格更是一窝蜂上:双重人格《海德哲基尔和我》,七大金刚葫芦娃《heal
me kill
me》,反穿越有《屋塔房王世子》,外星人有《来自星星的你》,超能力的有《听见你的声音》《主君的太阳》,穿越时空的有《九回时间旅行》,还有今天要讲的这部剧:运用古董对讲机想要改变过去的《信号》。

片里有三条世界线:
1.以真有理注定死亡为世界线收束的α世界线
2.以红莉栖注定死亡为世界线收束的β世界线
3.最后的steins gate线

这两部是均由tvn出品。区别在于前者是言情后者是刑侦,但是其实在看多了这类题材后,改变过去之类的噱头已经不足以吸引观众了。而且这类剧有个思想内核一脉相承:基本上都是越改越糟,看完一点点开外挂自带金手指的满足感都不会给你,只留下深深的遗憾。所以《信号》的亮点不在这个噱头。

1集:冈伦的一封d-mail使得世界线由β转至α
2-22集:接二连三的d-mail使真有理循环死亡的α线,三周之后在22集
             末尾转至β
23集:冈伦和铃羽第一次失败的尝试回到β线的红莉栖死亡那天
24集:冈伦和铃羽第二次回到红莉栖死亡那天成功阻止,跳跃到
           steins gate线

【来自案件的惊喜】

    在设定里,世界是有无数条世界线的,各种各样的世界线交缠汇聚于特定的收束范围,然而跳跃的α和β线准确来说是指收束范围。在这条收束范围内,如果只是跨越了世界线,则不会引起α和β世界线的跳跃;反之,如果发生了固定时间固定重大事件则会跨越世界线收束范围,引发α和β线的跨越,其世界线变动率为1%。
    所以,菲利斯的d-mail中爸爸的生死只是跨越了世界线,而对于真有理和红莉栖的生死来说跨越的是世界线收束范围,引起了两次α和β两次世界线的变动。

据说剧里的案件全都改编自韩国真实事件。虽然案子形态各异,但是韩国文艺工作者黑大韩民国政府的一贯调性没有改变。基本上都是:政治高层、上层阶级都是大坏蛋,不仅如此,他们还全都一手遮天把持权柄不让普通民众出头,冤枉、栽赃、贪污、受贿、杀人、放火这些恶心事情他们一件都没少干。这几乎成了韩国现实题材剧的套路,但是却拍一部火一部百试不爽,我国影评人每次都是带着几分羡慕与崇拜说起全亚洲乃至全世界挖掘人性、政治、社会最深刻的韩国文艺界,盛赞之下带着点欲说还休的调调。

     关于片中的三种穿越的道具:
    第一种是D-Mail,其可以改变因果,可以在世界收束范围内的世界线之间变动,也可以跨越世界线收束范围,因此其最大缺点就是:不可控,因为会引起蝴蝶效应,不能预测一点小事会引起世界怎样的变化。除了冈伦,所有人的记忆被重置。同时只要短信都收到,时间没有限制。
    第二种是红莉栖发明的时间跳跃机器。时间跳跃机器是将个人记忆传回到自己之前的大脑内。因此对于使用者可控性强,但其限制性在于无法跨越世界收束范围。除了冈伦,所有人记忆被重置。同时时间限制在之前48小时内。在剧中冈伦通过时间跳跃想拯救真有理,但无论怎么做真有理都会死亡,因为不能跨域收束范围,所以一次又一次陷入α世界线收束范围。
     第三种就是桶子在未来发明的,冈伦和铃羽在最后两集乘坐的时间机器。其优点在于搭载人回到过去,通往未来。可控性强,但对所到达的时间线影响巨大,容易引起时空悖论。

是的,虽然权贵阶层大混蛋遍地需要我们有志气的大好青年主人公来拯救的主线基本已经成了现实主义韩剧的套路,但是我们还是爱看,因为在我们这片土地上观众还有个更大的诉求: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你知道现实就是韩国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但大家都缄口莫言,只能艳羡别人怎么走了那么远。

    对于最后几集,谈谈我的理解。
    首先在7月28看到红莉栖被刺身亡的冈伦设为A,两次回到7月28尝试拯救红莉栖并观测到自己是凶手的冈伦设为B,β线中15年后的中年冈伦设为C。

即使排除掉黑暗的贵族群套路,电视剧里对次要人物的性格刻画仍然很细致。印象最深的是红岩洞连环杀手案。战战兢兢的两个人,一个是独来独往有忧郁症的工厂女工,一个是因为一只递过来的橘子落荒而逃的连环杀人犯,看到这里让我有一种再次看《玛丽和马克思》的错觉,同样是孤独、抑郁,不被爱,害怕爱,逃避爱的两个人,还好他们有对方可以相互温暖,即使中间经过那么波折。而在红岩洞案里,杀了像兔子一样柔软的女孩他才恍惚觉得那个人不同,可是直到最后也不知道那就是爱。所以最终因为过去改变的第二重现实里两人在精神病院相遇的狗血结局让我突然欣慰。

    回到β线的冈伦遇到乘坐时间机器从2036年来到现在的铃羽,并听说此世界线的未来是因为关于时间机器的论文引发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57亿人死亡。铃羽因此穿越来到现在拯救红莉栖,阻止三战的发生。冈伦B心动,一心希望拯救红莉栖。于是铃羽带领冈伦B回到2010年7月28日阻止红莉栖在这个世界线的死亡。但发现原来真相是自己错手杀死了她,接着被带回了2010年8月21日。这时冈伦B得到了冈伦C的来自未来的提示。从剧中C的描述中可以得知,C是确确实实经历了误杀牧濑红莉栖这一事件并且留在了β世界线,然后坚持研究时间机器,15年后发现了可以拯救牧濑红莉栖的方法,即剧中C提到的:在不改过去的情况下改变世界线,跨越β世界线收束范围跨越到达steins
gate线。

而剧中第一个案件金允贞诱拐案改自97年全贤珠案,据说案件至今未能告破。在剧中靠无线电的帮助,男主纯属偶然的发现了嫌疑犯的尸体才得以破案,虽然过程波折但结果还算安慰。可是同样第二个京畿南部连环杀人案(原型:华城连环杀人案,未破)大盗案(原型:大盗赵世衡、圣水大桥坍塌事件)能破案感觉都有一定的偶然因素在里面。深思下就会觉得的绝望:什么时候破案寄托在概率极小的侥幸事件上了?利用无线电破了这一桩,可是还有无数悬案永远的荡在空中了。

    实际上这个解释呼应着因果律的应用。也就是说,只要满足所有的因果,就有可能在不改变过去(即冈伦A发现红莉栖被刺身亡)的同时跨越世界线收束范围以避免牧濑红莉栖的死亡。

在这里总觉得无线电联通过去发生的作用极为有限,而且手法相似,重复多了稍觉疲乏。

    冈伦A在7月28日看到了红莉栖躺在血泊中;这是因。
冈伦B经历了在α世界线的多次穿越,并且最后带着这些经历与来自2036年的玲羽一同回到了7月28日去拯救牧濑红莉栖。但观测到牧濑红莉栖实际是被自己误伤而导致死亡;这是果。

剧中无线电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大盗案查到结果却无可奈何的李材韩问朴海英:

    由于在β世界线收束范围内红莉栖是注定要死亡的,如果冈伦B第一次回到7月28日并没有误杀死红莉栖(打破了果),不仅A看不到红莉栖倒在血泊中从而导致改变了过去(打破了因),而且仍然还要陷入红莉栖死亡的收束范围,就像α线中的真有理,这就都改变了因果,所以这样是无法成功拯救红莉栖的。

20年后的世界,会有所不同吗?是不是只要有钱有背景,就算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仍旧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生活得很好?时间都过了20年,应该会有所改变的吧?

    所以β线中误杀红莉栖的冈伦C深知以上这些逻辑关系,总结出拯救红莉栖的唯一方法就是跨越β线收束范围到达steins
gate线。于是忍受15年的孤独终于研究出了用时间机器,先让玲羽回到2010年8月21日帮冈伦B观测到在β世界线中死亡的红莉栖是自己杀死的这个果,这是为了达成“果”的条件。然后再告诉冈伦B跨越β世界线收束范围到达steins
gate的方法。

2015年的朴海英看着车窗外耀武扬威的富人,回答他,是的,不同了,和那时候不一样了。

    因此对于冈伦B来说,他需要做的就像冈伦C在视频中告诉他的那样:满足冈伦A观察到牧濑红莉栖躺在血泊中这个事实(因为这样不会改变过去),接着不让A看到其实就是自己亲手杀死牧濑红莉栖这个事实(为了给经历过α世界线种种经历后回到β线7月28日的A误杀红莉栖埋下伏笔),所以这样对于冈伦A的世界线来说,因果都没有被打破从而没有改变过去,然后就像剧中所说的那样:度过人生最漫长的三周α世界线的时间。

这个可能双方都不会相信的小温情让我一瞬间想起了《那个杀手不太冷》里面那段经典对话:

    综上所述。为了救牧濑红莉栖必须达成三个条件:
1.冈伦A必须要观测到“牧濑红莉栖躺在血泊中”这个因;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还是只有小时候?

2.冈伦B必须有穿越世界线的经历并且观测到“β世界线的牧濑红莉栖是自己杀死的”这个果;

——总是如此。

3.冈伦C必须在β世界线中错手杀死牧濑红莉栖并忍受15年的孤独研究出用时间机器救牧濑红莉栖的方法,然后先让玲羽回到2010年8月21日帮助冈伦B观测到“β世界线的牧濑红莉栖是自己杀死的“这个果,再告诉冈伦B改变世界线的方法。

不一样的回答,确是一样的绝望。

    
    另一方面,第二次穿越成功拯救红莉栖的冈伦B及时穿越回2010年8月21日,对B来说这条世界线中,β世界线中本应死亡的红莉栖没有死,因此世界线发生变动,跨越出了β线到达唯一的一条不会陷入收束范围的steins
gate线,也就是真有理和红莉栖都活着的世界线,也就是冈伦和红莉栖在美国激情拥吻的世界线。至此全剧结束。

【But,作为悬疑刑侦剧为什么要有言情剧的情感拖拉?】

    最后捋一捋α和β两条世界线。
    首先动画大篇幅的主线就是真有理循环死亡的α线,冈伦一封d-mail使红莉栖并没有死亡的原因在于:那条DMAIL–被SERN截获–SERN发现了时光机器–SERN统治世界–铃羽回到2010年坠于楼顶–导致发布会取消–红莉栖没见到其父亲因此而得救了。但正是没有死亡的红莉栖和冈伦研发时光机器被SERN发现导致真有理死亡。未来冈伦成立反抗组织,红莉栖被SERN抓获并以其母亲为由威胁为SERN制造出时间机器,SERN统治全世界,即绝望乡,铃羽逃亡坐时光机器回到2010年产生循环。
    
    其次β线中2038年铃羽旅行至2000年试图改变未来,她以约翰泰坦名义发表的文章促进了时间旅行的研究,从此世界进入β线。博士发布会如期举办,因此造成红莉栖死亡。然后博士携带红莉栖写的关于时间机器的论文飞往俄罗斯避难,以此为导火索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节奏是本剧一大bug。每次看到在对讲机联通不多的几分钟里,双男主迟疑、拖拉,欲言又止,白白让时间流逝,屏幕前的我就想掐着他们脖子喊一句:说话快点提前准备下不行吗?每次都因为各种意外导致遗憾都不会吸取教训吗!敢不敢不要所有的事情都这么巧合的没有办成……你有了改变过去的可能又不好好利用还留更多不甘心连带着观众一起怨愤真是……

   
    其实这发生在冈伦身上的一切不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都是他自己内心深处的选择。经历了那么多,小冈伦的个人意志在这几条世界线变动的挫折中被一次次打磨的更加坚强。对青梅竹马真有理如同兄妹一般的亲情,对牧濑红莉栖的爱情,和对众多实验室小伙伴的友情都在一次次的遭遇后变得更加深厚。最后小冈伦给每个成员分发的胸针更是大家感情的最好见证者。

虽然我早就知道这类剧的内核就是越改越遭,但是十六小时的剧情在丧失掉最初的新鲜感好奇感后不给观众点打点鸡血来点满足感是在是不像话。

    越过千山万水,感谢你们都在。

本来环状叙事最大的刺激就是酣畅淋漓,一鼓作气,但因为加入感情戏以及韩剧一贯的尿性,本应该更加精简刺激的剧情被迫打断,拖拖拉拉让人没有耐心,冲着这点减掉一星。

再说说豆瓣点赞最高的短评:“同样是韩剧,有人选择看《信号》,有人选择看《太阳的后裔》。在这一刻,智商和品位被残忍的拉开了差距。”虽然我没有看《太阳》,可我并不觉得看了本剧就比看太阳的观众高大上多少,只是不同的选择而已。我上周全程欣喜的看完了《我的奇妙男友》,照这么说以这样的智商和品位真没资格看《信号》了吧?看完两剧我给前者五颗星,给本剧四颗星……

人为造出鄙视链来寻求认同感只会让人举得你太low,这就是传说中“黑粉”。客观评价就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爱谁谁,反正不关你事。

【And,男主为什么从头至尾没存在感?】

难道是因为他毁了薄靳言辛辛苦苦给我留下的高大上侧写师形象?相比于李材韩留下的热血、憨厚、诚挚一往无前以及稳妥形象,朴海英的形象就模糊多了。不知道是编剧的原因还是演员塑造的失败,看完全剧想不起李材韩到底干了什么事情,像是个打酱油角色,远没有只出场几次的哥哥给我留下的印象深刻。也许是因为哥哥长得好看,嗯,我就是外貌协会的。

最后本来想谈谈环状叙事结构,涉及好几部影片,想要理解下这种结构的精妙处,看了下字数超2000啦,还是留待下篇吧。

——————————————手动分割线————————————
在涉及到时间旅行的文艺作品里,主角或者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回到过去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进行干涉,或者拥有改变过去的道具通过这个媒介间接改变历史,两者本质是相同的。

而几乎大部分的文艺作品里面超能力主角和观众一样开着上帝视角,在过去改变后得以拥有双份记忆。实际上为了避免世界线混乱主角在所有的时间线上都应当是个绝对旁观者,但绝对旁观的设定又使得超能力本身失去了意义,故而文艺作品中几乎所有主角在运用这项能力时既是旁观者又是亲历者。基于此,这类作品中每次改变都不如意,大多呈现出越改越遭的局面。

过去被干涉的同时牵扯出一个问题:改变前、后时间线上的事件到底属于平行空间还是单一宇宙?在这里可能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因为和主角同样保持上帝视角的观众在“干涉”这一动作触发后,改变前的事件已经经历过并且记忆未被清零,同时拥有双重世界线很容易将其理解成平行空间。这样也是顺理成章的,在干涉时间节点前几重平行空间的事件基本一致,世界线是重叠的,在干涉行为发生后,世界线发生分离,一重指向没有变动后的世界,另一重指向变动后的世界。变动前的世界在主角打算去干涉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变动后的世界因为主角存在继续线性推进。

而理解成单一宇宙也是说得通的。只有干涉后的世界线一条主轴,干涉前的事件对于非上帝视角的亲历者不存在,而对于主角和观众,由于这条线在中途就被废弃,就权当是一种假设可能性。

过去被干涉牵扯出的第二个问题:干涉行为发生后事件的走向。

一是蝴蝶效应式。主角秉持最简单的线性逻辑:如果当初……那么现在就……但现实世界变量多又彼此牵制,所以每次主角对过去的修正都导致了他无法预期的结果。可能结果的某一方面确实如他所想,但是同时也发生了很多他并不乐意看到的事情。这就是大部分作品中设定的“越改越遭”模式。

二是命定悖论式。即我们现实的世界是所有初始条件,包括可能或已经出现的所有时间旅行所共同运行的结果,在这个情况下,不管你穿越回过去改变什么,都不可能改变你穿越之前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或者说,正是你和所有时间旅行者,共同带来了现实的结果。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也提出,只有事件属前后一致的因果循环才能出现,矛盾的则不能。即如果过去可以改变,就没有现在这个可以改变过去的你的存在。

这两种说法的分歧在于如果可以时间旅行,历史是否能被干涉?这个时候坚持线性逻辑思维就会必然遇到祖母悖论问题:如果一位旅行者通过时空旅行回到过去,并杀死了自己的外祖母,那么这一行为将会危及他自身的存在,因为,如果没有他的外祖母就不会有母亲也就不会有他;而如果根本就没有他,那么杀死他外祖母的人又会是谁?

而其实再深究,祖母悖论以及命定悖论皆是线性逻辑思维的结果,而在混沌学中出现的蝴蝶效应又属于非线性,两者对“因果论”截然相反的态度导致最终对历史干涉问题的分道扬镳。

世界线收束理论则比较综合的解决影视剧中的时间旅行问题:当前的世界线上的现实,是过去一切的因果,若要穿越到另一个时间线上,那么世界线也会改变,但是,改变的并非你原来的世界线上的现实。如同树状图一样,一个起点,代表无数个终点。你现在所处的世界线只是其中一个终点,如果穿越到过去的一个时间点去改变未来,那么走向的也不会是现在的世界线了。

世界线收束理论中所谓收束,即世界线通向共同的结果。首先,收束是在已经完成某个重要的分歧点之后,为了达到必须的未来,才会发动。其次,世界会阻碍一切影响结果的行为,这就是世界线的收束。身为“结果”的事件一定会发生。再次,因果律决定收束的优先级。最后,收束的表现形式不限,这是自然(神)的法则,一切法则内的触发事件都会干涉收束。

因为观众和主角既是亲历者又是观测者,导致不同世界线处于构建—坍塌—再构建的状态,所以产生平行空间还是单一宇宙论的选择问题。这里可将单一宇宙理解成类似于粒子的量子叠加态,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的平行空间。但其实以上这些理论都只是站在不同角度对时间旅行进行的解释,限定条件,设定范围才会成立。因为在本质上涉及到对“因果论”遵循与否的问题,导致影视剧中的时间旅行很容易被质疑陷入死循环。

就拿《信号》来说,2000年李材韩最后一次通过无线电对话朴海英,而朴则是第一次接到过去的信号。在李的时间线上朴最先于1989年开始通话,在朴的时间线上李最先于2015年开始通话。在各自的时间线上,两人皆认为是对方先开启的对话。所以在上帝视角的观众时间线上到底是谁最先开始的通话?不可解。两人又属于同一世界线,过去的改变会发生蝴蝶效应影响现实世界线走向,所以最先的触发点在哪里?这里陷入死循环。

同样,《蝴蝶效应》设定为单一宇宙,苦苦挣扎不断改变过去越发惨淡的男主最终选择回归母亲的子宫用脐带勒死自己,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未出生那么怎么会有意识?这个悖论只能解释为勒死自己的是来自平行空间的魂灵……

但也正是因为各种不确定的理论解释以及观众的多种理解,才使得这一题材的发挥空间极大,只要相对弱化量子力学上也未能解决的死循环问题,控制好节奏,这类剧集拍出来观感会大大提升,毕竟文艺作品不需要像科学理论需要确定、严密、可证伪,并且留给观众的解读空间越大,延展性越好,其魅力也会越强。

以上。

本文引用的各种专业理论只是为了理顺文艺作品服务,严谨性不保证。

原本只是想在写《信号》剧评的时候顺带理一理无限闪回的环状叙事结构的,但因为自己笔力不佳单纯评剧字数已过两千,关于莫比乌斯环式叙事只能新开一篇。然后又写多啦o_o

图片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