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供给侧改革中跑在前面的中国马拉松,健康需重视

2019年6月8日 - 体育新闻
供给侧改革中跑在前面的中国马拉松,健康需重视

发生在马拉松赛道上的改革,事实上成为能量圆心,呈现出对体育产业的巨大辐射力。

“井喷”还得益于中国新一轮深化改革进程。杜兆才介绍,两年前,中国政府提出了放开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的政策,中国田径协会率先响应,变革管理模式,让市场来决定马拉松运动的发展。洪永淼亦指出,赛事审批权的放开直接增加了赛事供给,马拉松“井喷”发展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型案例。

除了猝死事故外,赛事服务水平不高、“替跑”“蹭跑”等舞弊违规行为也为马拉松的健康发展蒙上阴影。2016年,南京马拉松上,非洲选手因与裁判沟通不畅,导致“跑错路”;上海等多地马拉松都发现了“替跑”现象。

辐射关联产业的“能量棒”

厦门马拉松就已成为厦门城市名片之一。来自德国的安沙带着五六十位德国华裔组成柏林跑团前来参加3天后举行的2017厦门国际马拉松。他告诉记者,自己已是第三度带团参赛,他们更多的是借助参赛认识厦门、寻觅商机,目前已有多人在厦门实现投资、合作。

意外事故不断给参赛者和主办方敲响警钟。陈盆滨等知名跑者不断发声,建议跑者要多学习跑步技巧,量力而行,不要轻易冲刺,理性放弃也是战胜自己的方式。运动专家也在提示广大跑友,跑马有风险,科学运动才带来健康。

2016年10月16日,中国西部,四川广安,广安国际红色马拉松赛。如果从空中俯瞰,会发现一股激情澎湃的红色人流,接续不断地穿越这座以小平故里而闻名的城市。当日,有近20场跑步赛事,在中国的大地上此起彼伏。

中新社厦门12月30日电
在30日于厦门举行的中国首个马拉松全产业链国家论坛“中国马拉松健康发展论坛”上,“井喷”被多位与会者用来形容近年来中国马拉松运动和马拉松产业的现状。

图为2016广安国际红色马拉松赛开赛,赛事共吸引8000余名跑步爱好者参赛。新华社记者刘坤摄

赛事审批的放开直接解除了马拉松发展的第一道桎梏。自2015年1月中国田协宣布取消马拉松赛事审批后,中国马拉松开始进入市场化运营,各路资本各显神通,马拉松大跨步前进。

中国马拉松的前景与“钱景”固然被看好,如何让马拉松跑者、赛事和全行业安全健康发展亦为业界关注。

v春奔秋驭三百马,跃山步河勉励行。中国田协2016马拉松赛的日历表不经意间已翻到最后一页,福州马拉松的落幕为今年轰轰烈烈的“跑马运动”画上了句号。回望328场漫漫长路,今年赛道上留下了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足迹呢?

福建天翔体育服务有限公司以前是一家经营服装、鞋履制造的传统企业,后来转型马拉松赛事运营领域,取得快速发展,目前手握福州马拉松、邵武越野跑、武夷山马拉松、泰宁全球华人马拉松四大赛事,实现成功转型。

在中国“井喷”的马拉松赛事中,亦难免良莠不齐。杜兆才表示,田协在放松审批同时,也不断制定、修订、完善赛事标准,促进整个马拉松行业的健康发展、可持续发展。

每一次乱象出现,都会激起一轮舆论质疑风浪。“泡沫浮夸”“虚火过旺”“官商利益冲动”等对马拉松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然而,发展中的问题要用进一步发展来解决,而不是停滞不前。

体育供给侧改革赛道上的“兔子”

他介绍,中国田协正在马拉松赛事中逐渐建立起一套参赛者健康保障体系,田协还计划通过成立中国马拉松学院,建立起跑步教练的体系。

对于这种给马拉松打上地方烙印的趋势,中国田协乐见其成,日前还专门发通知,面向全国开展马拉松“特色赛事”评选,鼓励主办方在赛道选择、赛事组织、宣传营销、文化展示等方面开拓创新。

“一松一紧”之后,中国田协继续优化管理模式,在马拉松赛事质量上推进供给侧改革,逐渐建立起一套参赛者健康保障体系并成立中国马拉松学院,多方位提升马拉松比赛的体验质量。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杜兆才透露,2016年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共328场,全国参赛人次也达到创历史新高的逾280万,常年参加跑步人次超过1000万。与2011年相比,比赛场次增加了十多倍,参赛人次也增加了6倍。

同时,非洲兄弟姐妹收割奖金、在媒体上“混脸熟”等现象已经引起各方关注,促使赛事主办方主动寻找差异化竞争的出路,深度挖掘本地资源,办出特色鲜明、个性抢眼的赛事。

全年性的训练参赛周期、数百万人次的参与规模……跑步这门生意,早被市场盯上。其所引发的创新因子,逐步渗入包括培训、运动社交软件、营养品、运动康复等在内的关联行业,引发更大范围的创新。

杜兆才坦言,最近一两年里,虽然马拉松的医疗保障不断加强,却仍有猝死事件发生。他亦指出,与呈几何级数上升的跑步人数和参赛人数相比,赛时的伤病等医疗状况的发生比例明显处于下降趋势。

不少赛事组委会专门为中国选手设置特别奖,甚至以“不邀请国外高水平运动员”为宣传亮点,带动和鼓励本土跑友参与比赛。从修订后的《中国田径协会关于全国马拉松赛事奖金设置的规定》来看,中国田协不鼓励赛事通过设置高额奖金吸引外籍选手参赛,希望能够将有限的办赛经费投入到赛事服务中去。

当主管部门的智慧与市场力量的嗅觉融合在一起,原本只在数量上狂飙突进的马拉松,很快就发生了化学反应,进入发展的“高配速”:不仅赛事品质越来越高,赛事类型也让人目不暇接,从大城市席卷到中小城市,遍地开花。

这种“井喷”式的发展被认为首先来自于中国官方推动的全民健身战略和“健康中国”建设,中国普通民众对全民健康需求上升。

图为在厦门海沧医院拍摄的“马拉松急救绿色通道”指示牌(12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林善传摄

在快速发展的两三年里,马拉松已经非常熟悉中国体育先行者的角色,也被认为是体育供给侧改革“赛道”上的佼佼者,引领着关联行业“脱胎换骨”。它的经验对我国体育事业改革有何启示?新华网体育带你一同探寻。

马拉松给举办城市带来经济和社会效益也极大促进了其主办赛事的热情。洪永淼透露,今年初的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为厦门带来直接经济收益是2.3亿元人民币,带动经济效益为3.25亿元。

图片 1

随着马拉松赛事的高速发展,各种问题也在不断涌现。如何对行业进行正确引导和规范,这一议题始终摆在面前。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院长洪永淼展示的数据表明,中国的跑步市场规模已达到50亿美元,马拉松带动了从赛事运营到服务、装备以及保险、医疗、旅游、宾馆等一系列衍生经济活动。

对于方兴未艾的马拉松赛中出现的问题,既不能视而不见,也不能因噎废食。无论从跑马人口比例,还是从赛事匹配的数量上来看,中国与发达国家仍存在较大差距。业内预计,2017年全国马拉松及各类路跑赛事可能超过500场,到2020年,可能会达到800场。

2016年马拉松年会上,中国田协对马拉松赛事管理体系进行进一步调整,将原有的15个文件修订整理为9个文件,更新了包括赛事组织标准、等级赛事和特色赛事评定办法、马拉松经纪人管理办法及赛事认证指南等的一系列文件。

在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王大卫看来,中国的马拉松发展毕竟晚于西方国家,马拉松学院设立和马拉松赛事的举办能帮助中国的马拉松跑者逐步掌握马拉松的精神,树立正确的参赛观念,保障马拉松的可持续发展。

2016年马拉松(路跑)赛事在国内继续保持井喷态势,数量上较去年的134场增加了近1.5倍,参赛人次近280万,较上一年增加130万,再创历史新高。

然而,其影响不限于此。在安徽小镇大圩,马拉松就成为全国有名的文化地标,每年吸引超过十万的跑步爱好者和游客。这个以农业、旅游为主的“景区”小镇,通过举办中国合肥(大圩)马拉松文化节、马拉松摄影大赛、马拉松高峰论坛、大圩马拉松赛等系列活动,华丽转身成以马拉松运动为中心的“体育小镇”。

厦门半程马拉松的事故也从侧面提示跑友要尊重遵守赛事组织规则,不要用看似不大的错误,给赛事带来潜在风险和管理难题。对组委会来说,任何纰漏、哪怕是注册、检录等环节的疏忽,都可能与惨重的生命和健康代价相关。

以互联网为例,线上马拉松成为90后热捧的产品。不少年轻人通过跑步软件参加各式各样的趣味活动,设计精美的奖牌也成为吸引他们穿上跑鞋、走上跑道的利器。

安全是心头之痛

起步就井喷的马拉松“配速”

在今年年初的中国马拉松年会上,中国田协副主席杜兆才强调提升马拉松赛事服务水平是2016年的工作重点,而“防猝死”是重中之重。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体育界别联组会议时表示,改革是未来中国体育发展的主旋律。

然而,保险终究是基于事后的解决方案,对于主办方来说,应将保障阵线前移,让更多医护人员和赛道志愿者掌握CPR(心肺复苏)技术和AED(自动体外除颤仪)使用方法,让医疗救助及时覆盖到发病人群,是提升赛事保障能力的关键环节。

马拉松供给侧改革所释放的能量,与关联产业相融合,通过为跑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又回到马拉松去,实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循环,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

中国马拉松赛事当下需要着力于提升赛事服务和保障水平,引导好由马拉松迸发出的全民健身热情,为广大群众科学合理参与跑步锻炼提供平台和服务,以赛事为龙头进一步发掘健身运动、服装用品、旅游休闲、餐饮食宿等方面的市场活力,做深做长产业链,形成跑者、政府、赞助商等多方面共赢的格局。

328场,是2016年在中国田协注册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的数字。这几乎相当于平均每天举办一个马拉松,参赛人次超过280万,创历史新高,比2015年增加了130万人次。

作为国内目前商业运作最成功的赛事之一,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事品牌价值约3.77亿元,2016年赛事为城市带来近2.3亿元的直接经济收益。而纽约马拉松经济效益高达约28.07亿元,伦敦也有6.47亿元。从产业角度来看,中国城市马拉松仍然有很大的挖掘潜力。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经济学院院长洪永淼认为,马拉松“井喷”发展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典型案例。

赛事个性“爆棚”

改革,马拉松又一次跑在了前面。

国内很多赛事组委会都会在赛事章程中提示哪些人群不宜参加马拉松运动,建议赛前体检,并为参赛者购买“意外险”“突发疾病险”,甚至是保额巨大的“猝死险”。一些互联网跑步社交平台也推出了“线上马拉松”的专属保险产品。

2017年3月20日,杜兆才在马拉松年会上宣布,2017年将推出健康中国马拉松系列赛、一带一路系列赛、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赛、韵动中国马拉松系列等创新赛事。“要加大供给侧改革,最大限度满足广大群众多层次、个性化、多元化的健身需求。”杜兆才说。

厦门半程马拉松发生替跑者猝死事件后,中国田协发布了《关于加强马拉松赛事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宣布了对私自转让参赛名额“零容忍”的处罚措施。然而,就在一天后的深圳马拉松上,再次曝出“男替女”的事件,不禁令人感叹替跑是否成了马拉松的沉疴顽疾?

如今,我国马拉松赛事已形成“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良性发展模式,构建起“投资主体多元化、融资方式多样化、运作方式市场化”的新机制。

图为厦门马拉松半程赛送医跑者在厦门海沧医院接受治疗的病房(12月10日摄)。新华社记者林善传摄

中国马拉松的快速发展,其动力源自中国田径协会管理模式的变革和“放管服”模式。某种意义上,马拉松就是中国体育供给侧改革“赛道”上跑在前面的那只“兔子”。

为了让赛事营销取得明显效果,主办方在赛事名号和内涵上颇费心思。“乡村马拉松”“森林马拉松”“草原马拉松”“高原马拉松”“沙滩马拉松”“城墙马拉松”“校园马拉松”“红色主题马拉松”“女性马拉松”“土楼马拉松”“梯田马拉松”等特色关键词令人目不暇接。安徽有个小镇策划出“葡萄马拉松、狗狗迷你马拉松、婚纱跑、光棍跑”等一大波与当地特色农业相结合的“花式马拉松赛”,乡俗浓郁,趣味盎然。

“虚火”争论不休

4月10日,陕西杨凌马拉松比赛中,一名全程马拉松的参赛者在距离终点不远处摔倒猝死;12月10日,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中发生两名跑友猝死事件,其中一名跑友系替跑者;

3月20日,广东清远马拉松中,有1.2万人次接受治疗,其中晕倒20人,危重症5人,进ICU(重症监护室)3人,被称为最“受伤”的一场马拉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